您的位置: 拉萨信息港 > 金融

济南华严泉边人文遗迹期盼开发

发布时间:2019-06-16 08:54:18

济南华严泉边人文遗迹期盼开发

在齐长城北部、灵岩寺东北方向有一个小山村,名字非常美,叫花岩寺村。昨天,随同长清区文管所所长刘斌和济南师范天桥附属学校高级美术教师郭庆禄来到这个偏僻山村,寻找人文遗迹。  郭庆禄是与花岩寺村相邻的西野老村人,他称历史上两个村子加上东野老村曾经是一个村子。他一直非常注意搜集有关这一区域的历史人文遗迹和传说等,为的是让更多的人知道以华严寺为主的本地历史文化,也希望有关部门或有识之士能对此地进行开发。  石碑记载此地曾有大型庙宇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一行进入大山深处的西野老村。在村中下车,眼就看到了一眼老井,石头凿成的支架,铁制的辘轳,以及深深的井水,让人顿时产生了一种清凉感。为什么叫西野老村呢?据介绍,清康熙版《灵岩志》中有记载:“晋(年)隐士故居,在寺东逾岭五里许石疃一处乃晋人张忠隐居处,所谓野老,即符坚时隐士张巨和也。”  郭庆禄领着看了几位村民家中收藏的石碑,其中有大明隆庆年间的五圣庙捐资题名碑、大清光绪年间的《重修五圣庙碑记》石碑等,但大都有残缺,字迹也有点漫漶,无法看清全文。但文字中有关于东、西野老村和华严寺的记载。其中为少见的是一通《德王香火院》的石碑,树立在一处已无人居住的老院落的一角。刘斌和仔细辨认了半天,但也因为字迹漫漶严重,而无法看清全文,只大致知道是明朝德王在济南长清地区有香火院,而当时野老村有古柏树,被认定为“官树”,任何人不得砍伐,否则将被判罚有罪入狱。而“德王香火院”指的是那处寺庙或道观则无从知晓。碑文落款时间为“大明万历三十五年”。  郭庆禄与村里的老人告诉,以前村里曾有13棵千年柏树,但可惜没能很好地保护,慢慢地死亡或被砍伐了。  郭庆禄通过长时间实地走访调查,获得了大量资料,他发现从清代地图上的标注、现代出版的《长清县志》,以及历史故事传说、碑文记载、遗址和自然景观等元素分析,西野老村和花岩寺村位于泰山北界,在灵岩寺“一线天”景观东北这一区域,曾有华严寺、韩家庙寺和五圣庙三大佛教寺院,其中华严寺属于灵岩寺的下院,以前曾有灵岩寺的和尚来华严寺居住和种地。  传说华严寺修建比灵岩寺要早  一行再向西北方前进,不久就进入了花岩寺村。村主任赵忠庆带我们来到了华严泉,泉水上方搭建有一个简易棚子,地面石板上有两个方形洞口,里面的泉水清澈见底,汩汩流淌着。旁边还有一个较大的池子,顶部为发券行拱顶,池里也是泉水。赵忠庆告诉,其实真正的泉眼在池子的旁边,因为上面盖了棚子,很难看到,这也是为了保护好这处名泉。不管天有多旱,华严泉从没有干涸过,是济南比较有名的一处泉水。水大的时候,会从池子里溢出流淌到村中的街道上。  郭庆禄说,花岩寺村是因华严寺而得名,不知何时被改作了“花岩寺”。华严泉也是因为华严寺而得名的,所以寺与泉的历史都非常悠久。而当地历来有“先有华严寺,后有灵岩寺”的说法,传说华严寺的修建比灵岩寺还要早。清《长清县志》和道光《济南府志》有记载。平地砌池,水自池西壁岩缝流入,常年不竭。水盛时溢出池外,沿石渠蜿蜒北流,经黄家峪汇入石店水库。而华严泉现在是华严寺的遗迹,据说这座寺庙的规模很大。  希望这里能得到重视与开发  村中老人和郭庆禄还给介绍,除了华严泉,花岩寺村、西野老村周围还有多处泉水,如一仙泉、二仙泉、野老泉、西圣泉、迎仙泉、寒山泉、龙马泉、玄武泉、龟泉、安泉、龙马泉、三仙泉、北圣泉、南圣泉等,有的在前一阵的泉水普查中也被登记在册了。  随后也查阅了“德王香火院”的资料,“德王香火院”只有关于五峰山南观为明德王的香火院的记载,五峰山道观分南北两观,南观又名玄都观。明万历三十五年在位的是德端王朱常洁,于万历十九年袭封,崇祯五年薨。通过这段记载可说明在明代时花岩寺村、西野老村区域已经成为德王的封地,也应该建有大型寺庙。  郭庆禄和村民表示,除了泉水外,在两个村子周围的山上和山峪中还有很多非常奇特、美丽的自然景观,当地的故事传说也很多,可惜很少有外人能注意到。他们希望有关部门和有识之士能到他们这里看看,能对当地的开发提供一些实际的帮助。( 赵晓林)

医疗资讯
常用的网络营销策略
金黄色葡萄球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