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拉萨信息港 > 教育

刘蓓自己就是幸福的法宝跟儿子重新过童年

发布时间:2019-06-15 00:57:13

刘蓓自己就是幸福的法宝:跟儿子重新过童年

刘蓓自己就是幸福的法宝  ○新报 黄笑宇 文

人生难免有低潮,正因为刘蓓的慷慨相助,才让好朋友吴秀波(微博)走出低潮,创造《黎明之前》的辉煌。刘蓓也有过低潮,在拍打戏眼睛受伤之后,情绪低落的她一度想开个粥店度日,日前在做客《超级访问》时刘蓓透露,贵人相助和自我坚持是她走到今天的重要原因。虽然经历过两次失败的婚姻,但刘蓓依然心态乐观,并笑称自己是自己的幸福法宝。

辞职时破釜沉舟

毕业于北京戏曲学校(现更名为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的刘蓓学的是京剧(程派青衣),毕业留校后,分配到北京京剧院(微博)青年剧团任演员,1986年辞职成为“个体演员”至今。刘蓓说,她做的个人生重大抉择便是辞职。“毕业以后留校一年我就辞职了,那时候铁饭碗是非常重要的,没有辞职的概念,胆的叫法叫停薪留职。因为当时有一些拍戏的机会,先是《火烧圆明园》找我去演珍妃,学校没放,后来周洁演了;第二年有个电视剧《格塞尔王》又找我,我利用暑假去拍了一场戏,后来剧组去跟老师签合同,双方又没有达成共识,于是我舍弃了拍戏决定留在学院,可学校又觉得我太自由,这样不好管理其他人,要给我一个处分。在那个年代背个处分还不如辞职呢,我就被吓跑了,正好剧组找的新演员不太合适,我就又可以回去,所以顺理成章地辞职了。”

辞职之时,刘蓓不敢通知父母,也不知道拿完《格塞尔王》剧组给的“两百元钱一个月”的薪水后,再靠什么养活自己,“我当时是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后来我也听从了父亲的建议准备高考报考电影学院,但我的文化课才考了190多分,完全是闭着眼睛瞎蒙的。好在我有贵人相助,后来《破烂王》的导演张良又找我拍戏了。”

低潮时想开粥店度日

虽然刘蓓现在事业稳定,但她其实曾想过放弃演艺事业,自己开家店为生。有次拍戏眼睛受伤后,心情低落的刘蓓想要开粥店,“当时想着兜里还有点存款,开粥店简单,买个锅、买点米也花不了多少钱,而且我姥姥的房子是临街的也不用租地方,可是只想了一想,因为那时正好是低潮期,终并未付诸实际行动。我胆子很大,做一件事会想坏的结果,如果这种结果自己可以承受,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这段低潮期,刘蓓靠3000元的存款度日,“那时每月也就花一两百,我觉得这些存款已经很了,我当时想,等到这个存款只剩500元的时候,就直接开个粥店得了。”

幸运的是,还没等到存款花光,刘蓓走到大街上就接到了新戏。据《京都纪事》的编剧之一陈燕民介绍,当时正缺一个秘书的角色,他怎么找也找不着人,没想到却在路上碰上了戴着大墨镜的刘蓓。原来,因为在拍摄《梦断楼兰》、《喋血嘉陵江》等片时出演侠女,刘蓓的眼睛意外受伤,为了保住眼球,她忍痛不打麻药进行手术,好在4个小时的手术非常成功。

“我当时很伤心,在家自卑呢,人家还以为我装高傲,但见到陈燕民却特别亲,我就说了实话,他说‘你怎么把自己弄成那样’,我的眼泪就开始打转了。后来他带我见了尤小刚(微博)导演,这事就敲定了。”

《京都纪事》大火之后,刘蓓又接拍了赵宝刚(微博)的《过把瘾》中贾玲一角,迎来事业的春天,走到大街上经常被人认出。之后又接拍冯小刚(微博)导演的《甲方乙方》、《一声叹息》等电影更是稳定了她在影坛的地位。刘蓓说,她一直很感谢这次受伤,“毕竟年轻的时候人会浮躁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那个时候它使你必须安静,不许哭,只有克服信马由缰,你才能真正坚强。”

曾请吴秀波做经纪亾

刘蓓和吴秀波还成立过一个音乐工作室,刘蓓介绍:“因为我当时想唱歌,吴秀波也挺‘缺德’的,说我唱歌特别好听,还说给我写歌,就成立了工作室,可录了两首我发现,我唱得根本没有他说的好。”后来尽管多年不联系,刘蓓偶尔发现两人居然住在一个片区,直到现在两家还住同一个院子。

在吴秀波成名前的低潮期,他还做过刘蓓的经纪人,“他比我还糊涂,本来我以为他都开过饭馆了起码肯定会算账了吧,结果他就属于那种我说那天走啊去上活动了,他还得问问别人,还需要自己雇一助理。我们俩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过了两年,好处是因为他糊涂,很少有一整天的通告,反而乐得清闲了。”因为当时吴秀波正值低潮期,作为好朋友的刘蓓请他做经纪人只是为了不让他有心里负担,给他更多精神支持。不仅如此,后来刘蓓又督促吴秀波减肥,给他介绍新戏《天堂鸟》、《军人机密》,让他重拾表演乐趣,“当时他要演得不好,我也会直接告诉他,让他回去好好看看剧本,到了《嫁衣》他就演得挺好了。”

婚姻失败心态依旧乐观

虽然经历了两段失败的婚姻,但刘蓓依然乐观开怀,问及让自己幸福的法宝,她笑称:“我不需要什么法宝,顺其自然就好,也许我自己就是那法宝。我也不害怕自己生活,只是近真正意识到了中年危机,突然间觉得演戏能力不够,总在那里徘徊,和想象有差距;还有很多以前不明白不懂的,希望自己去弄懂。”

或许5岁半的儿子是刘蓓的精神支柱,“因为当你成了妈妈,你仿佛回到了他的年纪,和他一起一点点长大,和儿子重新过一遍童年,让我觉得生活特别充实。”刘蓓透露,因为儿子睡得少,她经常得给他讲故事、变魔术,当自己黔驴技穷时,她只能采取催眠术,“我会跟他说,泰戈尔,这床完全是一魔床,躺上去磕睡虫就来了,所以他现在就成什么了呢,这招很管用,他很快接受心理暗示入眠了。”

刘蓓还透露,孩子还小时并不叫泰戈尔,而叫胖子,可随着年龄不断增加,就开始有了自己的主意,“有一天他突然说,拜托你们不要再叫我这么难听的名字了,行吗?而且他还爱吃醋,我拍《嫁衣》时戏里的儿子叫歪歪,有一天我不知说了一句什么不好,他来了一句‘那你找歪歪去呀’,逗死我了!”据悉,《超级访问》将于2月12日播出。

爱眼护眼
微分销平台价格
长尾关键字的优点有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