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杜康商标战相煎何太急

2019-02-28 02:34:53

杜康商标战:相煎何太急_酒类专题_产业经济

没有那个商标纠纷案件像杜康商标纠纷案,涉及到古今中外的许多名人。 没有那个商标纠纷案像杜康商标纠纷案,持续长达几十年,至今仍不能画上句号。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去年已对杜康商标争议案作出终审判决,随着闭庭法锤的落下,这起“杜康”商标纠纷似乎有了定论,但2005年初,“杜康”商标却再起波澜——— 杜康商标战:相煎何太急 郭宜丁一鹤 招牌引出商标战 被冠以历史文化名酒的杜康酒,经典的广告词是曹操的“何以解忧,惟有杜康”。但是,曹操和“酒祖”杜康两位老先生都不会想到,杜康之忧正源于杜康这块老招牌。 杜康商标的争议要从杜康酒说起。杜康酒以其创始人杜康命名,杜康因“始作黍酒”而被后人尊称为“酒祖”。而杜康其人的来历,却成了后代争论的焦点,由此引发了杜康商标的一轮轮大战。 杜康的来历在历史典籍中记载很少。据《说文解字》和《史记·夏本记》记载,杜康是大禹的后代,是夏朝的一代国君,其故里在黄河流域的河洛地区。迄今为止,我国考古史上启动的夏商周断代工程中,考古发掘出有关酒的实物以河洛地区为多,从裴李岗文化、仰韶文化到龙山文化以及偃师二里头文化遗址(龙山文化发展而来),均有大量酒器出土,从侧面印证了杜康造酒的渊源。 史籍记载笼统,没有说清楚杜康的具体出生地和酿酒所在地。这就为谁是杜康的传人的争端埋下了伏笔。汝阳、伊川、白水三家酒厂为此陷入几十年的商标内战,耗掉了三个厂家不计其数的财力和人力,使三家酒厂都陷入了不同程度的困境,其中受损严重的伊川酒厂已经宣布破产。 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去年6月作出终审判决后,河南汝阳酒厂又向国家商标局申请了“汝阳杜康”商标,陕西白水酒厂也随后申请了“白水杜康”商标。对此,河南伊川酒厂均提出异议,并向商评委提出复审申请。目前商评委正在评审之中,尚未作出终裁决。 “兄弟三人”起争执 杜康酒虽有深厚的历史渊源,但自明朝起已失传。失传已久的杜康酒恢复面世,跟周恩来总理有关。相传当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时,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浓厚兴趣的这位首相向周总理询问起杜康名酒,周总理当即请郭沫若介绍了杜康酒的历史,并承诺一定让田中角荣喝上杜康酒。之后,在周总理的提议下,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河南省的伊川县、汝阳县,陕西省的白水县先后办起杜康酒厂,开始研制生产杜康酒。鉴于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三家酒厂均以“杜康”命名,而未将“杜康”作为商标注册。 1980年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联合发出《关于改进酒类商品商标的联合通知》,要求酒的商标应当同其特定名称统一起来。伊川、汝阳、白水三家酒厂先后以杜康传人的名义,申请在酒商品上注册杜康商标。自此,轮杜康商标争夺战打响了。 在申请商标的过程中,三家酒厂均以“史料记载”为据,以杜康文化发源地为基础,力陈自己为正宗杜康传人。 伊川酒厂认为:我国夏商周断代工程在伊川发掘出土的酒器,可以证实杜康造酒的渊源始于伊川地区。汝阳酒厂则称:其厂址位于汝阳县杜康村,该村的历史遗迹证明杜康村为杜康酒遗址。白水酒厂提出:杜康为陕西白水县人,并葬在白水,曾在该县酿酒,故白水县实为杜康故地,该县杜康酒为正宗杜康。 为了争夺“杜康”这块招牌,当时河南省政府、陕西省政府分别致函国家工商总局、轻工业部、商业部,均提出杜康遗址在本省境内,应由本省企业承担恢复历史传统名酒的。 伊川酒厂申请的“杜康”商标于1981年被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后,为协调杜康商标的注册和使用,国家商标局于1983年7月,将伊川、汝阳、白水三方召集到北京,以求座谈解决。当时,三方“杜康传人”达成一致意见:伊川酒厂从国家商标局得到的注册“杜康”商标,允许汝阳、白水两家共同、无偿使用,即采用一家注册,许可两家共同使用这一方法,处理这个历史遗留问题。1983年10月,伊川酒厂与汝阳酒厂和白水酒厂签订合同,主要内容为:伊川酒厂同意两家酒厂使用杜康商标,本协议在杜康商标有效期内有效,两家酒厂发展的新品种的商标装潢要送伊川酒厂备案。 至此,轮杜康商标争夺大战,以三方“杜康传人”的和解而一度偃旗息鼓。 再起纷争上法庭 双方协议签订后,伊川、汝阳、白水三家酒厂共同使用杜康商标,从此创造了杜康酒的辉煌,不但国内紧俏,而且出口海外多个国家,被国家主管部门授予了各类荣誉奖项,三家酒厂均成为当地的利税支柱企业。 但随着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三家酒厂在销售、广告宣传等方面逐渐出现了分歧,以致三家酒厂对当初杜康商标由伊川酒厂注册,由三家共同使用的协议出现了分歧。1989年8月,河南汝阳酒厂向国家商标局提出了“杜康河”、“杜康泉”、“杜康村”商标的注册申请,这一申请的提出,拉开了长达15年的第二轮杜康商标战。 伊川酒厂得知汝阳酒厂的申请后,马上依据法律规定,以这3个申请商标与其已经注册的“杜康”商标近似为由,向商标局提出异议。但商标局经过审查后作出裁决,认为新申请的3个商标与杜康商标在含义和称呼上都有区别,不会引起消费者的误认、误购,伊川酒厂的异议理由不能成立,决定驳回异议,对汝阳酒厂的申请商标核准注册。 商标局作出裁决后,伊川酒厂不服裁决,向商评委申请复审,之后商评委维持了商标局的裁决,伊川酒厂仍不服,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商标之争进行到此时,争议的内容已由“杜康”应归谁所有转变为新、旧杜康商标之间的近似与否和新商标能否留存。在这场诉讼中,伊川酒厂提出了“家族说”。认为“杜康村”、“杜康泉”、“杜康河”无一例外都是以“杜康”词义为基础而延伸,是从“杜康”词义中脱胎而出的新商标,带有“杜康”血统,给人以“杜康”系列产品的认识,易使消费者误认。 汝阳酒厂则以“马和马褂说”为证据,声称其厂址坐落于杜康村,而杜康村名恰由杜康造酒遗址而来,且该村有杜康泉、杜康河,因此,汝阳杜康酒与杜康村、杜康泉、杜康河浑然一体,一脉相传。3个申请商标与杜康商标的关系就像马和马褂,又有谁能将马和马褂混淆呢?因此认为申请商标和杜康商标不构成近似。 在庭审过程中,双方各执一词,难辨高低。经过开庭审理,2004年年初,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杜康村、杜康泉、杜康河商标与杜康商标近似,商评委的裁决认定事实不清,判决予以撤销。商评委和汝阳酒厂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过慎重审理,依法作出终审判决,维持了一审判决。 在终审判决中,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通过法律程序,认定杜康商标为知名商标。而对于知名商标,法律应当提供的重要保护手段之一是严格审查与其近似的商标的注册申请。另外,法院认为杜康村、杜康泉、杜康河商标与杜康商标构成近似,不符合商标注册的法定条件。 同根相争谁得利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结束了这场商标的近似之争,但围绕着杜康商标的纠纷并没有结束,在2005年的春天还呈现着白热化的状态。 法院判决后,汝阳酒厂又向商标局申请了“汝阳杜康”商标,白水酒厂也随后申请了“白水杜康”商标。对此,伊川酒厂均提出了异议,并向商评委提出复审申请,目前这两个案子仍在商评委的审理中。 就在杜康家族的几个亲兄弟出现内讧的同时,各种与杜康商标近似的商标再次沉渣泛起,推波助澜,而三家酒厂因为陷入长久的商标诉讼,很难再有精力同心协力一致对外打击假冒伪劣。 商标是企业的命脉。客观地说,杜康酒之所以能成为知名商标,是三家酒厂共同努力提高产品质量的结果,而不是某一家独有的成绩。正是由于杜康酒多年稳定的质量保证及其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使得杜康酒曾两度被评为的十大文化名酒,在国内外享有较高的声誉。三家酒厂不但一度成为其所在地的经济支柱,甚至成为该地的精神文化支柱乃至政治支柱。但是,这场商标内战,耗掉了三个酒厂不计其数的财力和人力,使三家酒厂都蒙受了不必要的损失。 杜康商标战何时能冲出重重包围,目前看来还是个未知数。“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植的名诗恰如其分地概括了这场商标之战的特点。伊川、汝阳、白水三家酒厂,都是杜康家族的亲兄弟,都曾依杜康之名强盛过,今天为何不能携起手来,为杜康商标、杜康酒的发展壮大共同努力呢?

莲花清瘟胶囊抗病毒
冬天感冒头痛吃什么药
怎么治疗鼻塞流鼻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