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息港 > 旅游

帝龙道 第两百二十六章大夏龙雀

发布时间:2020-02-15 20:06:17

帝龙道 第两百二十六章大夏龙雀

冥那紫色的火焰宛如流水一般不声不响,也感觉不到什么温度,附着在那剩下的直径两尺的金属器胚上边,然后如流水一般渗透进去。

仅仅是三四个呼吸的时间,整个金属球由里到外顷刻变得通红起来,上面居然还滋滋滋地冒着白气。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锻烧法,翼神龙的煅烧是由外到里,而冥的似乎是由里到外。

冥昂起脑袋,张口再喷,一道黑色的流光爆s而出,那道流光乌黑如墨

,如果放大千百倍,便能看到那乌光全是由一颗颗细不可见的铁质组成,正是天工之铁。

“蹡——”一声拉长了的极为沉闷的刺耳响声响彻整个木屋,冥喷出的拿到天工洪流一下冲在金属球上,居然直接冲刷进去,从背后透了出来,就好像光s过透明的纱布一样,光过去了,纱布仍然安然无恙,现在是冥的天工洪流冲刷而过,金属球安然无恙,不!仅仅是表面安然无恙,翼神龙可以感觉到,金属的能量被提高了十倍不止!那道天工洪流就像是大浪一般,而金属球就是泥沙,大浪不断来回冲刷搅洗,翼神龙锻造不出去的杂质,锻造不出去的抑制元素都被冲刷出去,留下的都是精华。

冲刷了数十次之后,那道天工洪流当空凝聚成一柄天工之锤,那锤子大如磨盘,浑身燃烧着紫色的火焰,一下砸落下来。

“当”的一下,翼神龙差点蹦了起来,整个地板都抖了一下,通红的金属球一下就被砸成铁饼。就像是在打泥巴一般,冥指挥着天工之锤一下下砸落下来,运转如风,快得几乎连锤子都成了一抹虚影。

“当当当当”金属敲击的爆鸣连珠炸响,整个地板仿佛在颤抖一般。

仅仅是三分钟的时间,翼神龙竭尽全力差点脱力昏迷才完成了一百锻,冥一分钟便完成了一千锻。这就是差距。翼神龙看得眼睛都直了。

千锻完成,冥两只龙爪一拉,整个金属球毫不迟疑地演化成为一柄超级大剑的模样。冥双手结印,分别打入刚龙阵、龙雀阵、磐石阵、金刚阵等四大阵法。

冷凝水一喷,光芒消褪。整个大夏龙雀剑便出炉了。从冥出手,到大夏龙雀出炉,用时仅仅五分钟!

“哇哈哈哈,没挑战,完全没挑战。跟搓泥巴玩一般,一搓就出来了。”冥傲娇地甩着龙尾巴哼哼道。

翼神龙只能崇拜得两眼冒星星,什么都别说了,这能力吊炸天了!翼神龙的大拇指高高翘了起来。这丫的龙品不行,但是本事还真是没话说。

本来翼神龙还有很多问题的,但是下一刻的眼神已经被那大夏龙雀给牢牢吸引住了。如果说龙渊让他爱不释手,那么这柄剑就是让他垂涎三尺了。

大夏龙雀,剑重两百八十斤,剑长六尺,足足比翼神龙整个人还高出一尺多,剑身有三个巴掌宽,比翼神龙的腰还要宽,整柄剑通体漆黑一片,剑刃极钝,完全未开锋,前后剑身雕刻龙雀争鸣。赤渊已经算是巨大的双手阔剑了,但是相比起来,这柄大夏龙雀就是庞然大物。这柄剑静静地悬浮在空中,不声不响,毫无光泽,但是却给人一种不动如山,一动石破天惊的感觉。难以想象,挥舞起这柄超级巨剑,会造成怎样的破坏力。

翼神龙口水哗啦啦的,一眼就爱上了这柄重剑。

“这柄大夏龙雀算是宝阶下品的武器,用玄铁和金银龙铁练出宝阶下品的器物已经是极限了。本来这个等级的武器,你还使用不了。但是大夏龙雀比较特别,不是靠战气催动阵法,它的威力完全靠坚不可摧的剑体和巨大的重量。所以你勉强可以使用。”冥介绍道。“你试一下。”

冥用神念将这柄超级巨剑移了过来。翼神龙伸出双手握住剑柄,冥一撤掉神念,“唰”的一下,这柄超级巨剑便往下一沉。

“咔!”木质地板被重剑一顿,木屑横飞,巨大的剑体直接在小木屋的地板上压出一个深达三寸的坑来。

翼神龙使出吃奶的力气,这才将这柄超级重剑举了起来,他迈步举剑,左右挥舞,但是那巨大的重量让他的速度慢如蜗牛,这种剑别说杀人,杀猪都估计杀不了。仅仅是挥舞了十几下,翼神龙就已经开始乏力了,不得不重新放了下来。

“这也太重了吧!”翼神龙喘了几口气道。

“越是重,威力越是大,尤其是配合你们翼家的大崩灭拳。强强联合,杀人如杀狗啊!可惜啊,我们手头上没有力量型的妖兽妖核和稀有金属,不然将它炼入大夏龙雀当中,威力几乎可以翻倍。不过也好,那样的大夏龙雀打造出来,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用不了。这柄大夏龙雀虽然是不完全版,但是却是适合你的。以后你实力上去了,找到了合适的妖兽妖核和金属再重新锻造这柄剑吧。”冥道,“现在翼城人多眼杂,还是先不要把你的铠甲和武器拿出来好。这段时间你先修养一下,巩固一下境界。等你拿到了你们翼家大崩灭拳的后两层战法,我们就离开。前往天狼妖域寻找本源力量。只有寻找到本源力量才有可能让你完成破茧化蝶的转变,否则一切休提。”说完冥便回到了龙魂戒里边。

“寻找本源力量……”翼神龙喃喃了一句,眼中仿佛又浮现出了北冥尘的身影。“北冥尘啊,我正努力向你爬去,你可别走得太慢哦。”

接下来的两三天,翼神龙过得极为悠闲,可以说,自九岁以来,他从未如此悠闲过。每天除了固定雷打不动的两个时辰打坐修行,其他时间不是陪着自己的母亲沈氏,就是四处闲逛。修炼之道,一张一弛,一味地严苛反而会适得其反,张驰结合才能事半功倍。这点冥已经无数次地强调过。

翼母早已经知道了翼神龙远行的打算,儿行千里母担忧,即使翼神龙拿出师父来安慰她也不能稍减她对翼神龙的担心。但是翼母是少见的开明有远见之人,雏鹰不经历风雨的磨练,永远无法翱翔蓝天。所以翼母丝毫没有阻拦翼神龙。

或许司空皓月与司空南风有了什么协议,这几天司空南风终于不再要求司空皓月修行,给了她极大的自由。知道了离别即将来临,司空皓月几乎时刻跟翼神龙黏在一起。离别的不舍和彷徨让少男少女们分外珍惜余下的时光。

夜晚,天黑如墨,群星璀璨,窗外晚风轻拂,树影婆娑。已是午夜,翼神龙盘坐在小木屋的木床上,正在完成今天固定的修行任务。

“笃笃笃”小木屋外响起一阵稳重的敲门声。

“小少爷,睡了吗?”陈管家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

翼神龙将一丝灵气吸入身体,张嘴吐出一口浊气,这才撤掉修行的手印。

“管家爷爷,还没睡呢。”翼神龙张口应了声,起身打开房门。门外,满头白发的陈管家正提着一个灯笼。

见到翼神龙,陈管家老脸上露出疼爱的神色,道:“小少爷,南空大人在祖阁等你。”

翼神龙心中一喜,看来是得到大崩灭拳完整战法的时候了。

午夜的翼家一片寂然。陈管家在前面打着灯笼,翼神龙不紧不慢地在后边跟着。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回廊,祖阁已经悄然在望。翼神龙敏锐地发觉到,今晚翼家的守卫力量似乎增强了不少,尤其到了祖阁,居然看到高虎亲自率领部下执勤。

“看来你们翼家对今晚极为看重啊。”冥在龙魂戒当中嘿嘿笑道。

翼神龙暗中点了点头,跟高虎打了个招呼,便跟着陈管家进入了翼家祖阁。这祖阁乃是翼家重地,是翼家的命根子,平日里是守备森严,只有在每个月的初一十五才会由三长老亲自开启。而现在,翼家祖阁却是d门大开。

“小少爷,请进吧。南空大人他们在三楼等你。”陈管家躬身道。

翼神龙点了点头,便迈进了翼家祖阁。陈管家在后面轻手轻脚地将门关上。

祖阁里边灯火通明,一个个木架上边摆着一卷卷的法决,这些东西翼神龙早就用不着了。一直穿过第二层祖阁,到了第三层。

“吱呀”一声,翼神龙将门推了开来。当先映入眼帘的是正对面一个高达九尺十多阶的神台,每一阶神台从上到下摆放着数量不等的黑红色牌位,而在这大型神台前边,翼家当代家主翼南空正背对大门,望着神台上诸多神牌默然站立,在他身边二长老翼南山、三长老翼南岳,还有翼家第二辈的翼宣威、翼宣化都赫然在场。而在他们的前面,是一个跟整个祖阁铸在一起的三尺高梯形金属台。金属台上放着三个青铜色一尺大小的造型古朴的盒子。

“二爷爷,我来了。”翼神龙抱拳对在场的二长老、三长老、翼宣威、翼宣化等人团团行了一礼。

“嗯,来了就好。来来来,上前来。”翼南空转过身来,对着翼神龙招了招手,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

翼神龙心中一动,依言走上前去,隔着那古老的梯形金属台和青铜盒子站定在翼南空的对面。

昏黄的灯光下,翼南空白发萧萧,脸皮皱纹横生,浑浊而深邃的目光杂夹着温和的暖流和深深的歉意。翼神龙从未在这个二爷爷身上看过这样的目光,这种宛如冬日阳光,和蔼而温暖眼神像极了他的爷爷翼南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